北京青年报官网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产品展示  |  新闻中心  |  招聘信息  |  留言咨询  |  下载中心  |  营销网络  |  案例展示  |  资质荣誉  |  联系我们
信息搜索:
 
账号:
密码:
新闻中心分类
公告
致词
文章广告
报价信息
金点子
企业新闻
北京青年报介绍

北京青年报社《北京青年报》是共青团北京市委机关  更多

网站导航
   北京晚报      凤凰网      北京日报社      百度      北京晚报      工人日报      北京晚报网站      全国报纸刊登中心      中国青年报      中华工商时报      中国税务报      北京日报官网   
  新闻中心 更多  
北京老凤祥为金价何一克“贵”36.8元
日期:2013-7-20 17:14:00    阅读:

昨天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市场上出售的老凤祥金饰品,尽管标价与北京本地金饰品一样,但高昂的工费却隐性抬高了价格。以一对1.90克的耳钉为例,记者在老凤祥买,要多付70元的工费,相当于每克黄金贵了36.8元。

继奶粉行业之后,国家发改委又对上海的黄金饰品行业开始了反垄断调查。目前,老凤祥等上海多家金店已向上海市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递交《自认报告》,承认“企业之间相互串通统一价格损害消费者权益”。昨天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市场上出售的老凤祥金饰品,尽管标价与北京本地金饰品一样,但高昂的工费却隐性抬高了价格。以一对1.90克的耳钉为例,记者在老凤祥买,要多付70元的工费,相当于每克黄金贵了36.8元。

老凤祥:负责人正就此事开会

据悉,目前包括上海老凤祥、豫园商城在内的多家上海金店正被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调查。调查主要针对老凤祥等上海金店通过“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平台,垄断上海黄金饰品零售价格。上海多家金店已向上海市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递交《自认报告》,承认“企业之间相互串通统一价格损害消费者权益”,包括老凤祥、老庙黄金、亚一金店、城隍珠宝、天宝龙凤、周大福、周生生等上海本地及在上海开展业务的黄金饰品企业正在进行整改。

由于此次事件牵涉两家A股上市公司——老凤祥和上海豫园商城(下属老庙黄金、亚一金店),记者昨天连线老凤祥公司,有关负责人称正就此事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昨天评价说,像老凤祥等上海多家金店这样以价格联盟垄断市场价格的形式目前在零售业并不多见。因为现在零售业属于竞争充分的行业,零售商的主流盈利模式是零售商出租场地给供应商,按照供应商销售额的10%-30%收取利润的“联营扣点”模式。所以,零售商一般并不关注和参与对商品零售价的定价。而上海各金店这种通过行业协会制定最低价格,以串谋的方式垄断某一地区的市场价格,必须由几家具有市场垄断地位的企业参与。而这无疑剥夺了消费者选择权,极大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同行:上海金饰价格每克高出北京20-30元

“上海金饰的价格普遍高出北京市场20-30元。”昨天,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海的金饰行业比较特殊,由几家当地的老字号把持”。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上海的金饰品定价一般比北京高,而且,北京大金店的金饰定价中已经包含了工费,不再另收工费,而老凤祥等上海金店的定价,则跟香港各大金店的定价一样,在标价之外,还要另收不同的工费。“这样算下来,每克金饰至少比北京高出20-30元。”

记者昨天在位于西单商场一层的老凤祥柜台看到,柜台上摆放着今日金价的标牌,其中千足金饰品的价格是336元/克,工费另计。售货员介绍,饰品的款式、加工工艺和难度不同,所以每件饰品收取的工费都不同,从几十元到几百元都有。记者挑选了一对足金的耳钉,价签上标注为1.90克重,工费70元/件。按照当天每克336元的金价计算,加上工费,消费者总共要为这对耳钉支付708.4元。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地区大金店的千足金饰品经过前段时间的密集调价,都已降到了336元/克。虽然老凤祥西单店的金饰标价也是336元,但另计的工费却隐性抬高了价格。以这对1.90克的耳钉为例,记者在老凤祥买,要多付70元的工费,相当于每克贵了36.8元。